【编者按】当地时间6月4日,欧盟委员会公布对中国光伏产品反倾销调查初裁结果,决定从6月6日至8月6日对涉案中国光伏产品征收11.8%的临时反倾销税,如果期间双方未能达成新的和解协议,自2013年8月6日起,反倾销税率将升至47.6%。至此,“双反”正式落地,围绕这次贸易战人们有很多疑问,为何欧盟成员国大都反对,“双反”还得以成立?中国政府又该采取怎样的报复措施,以期能够在8月初或“终裁”前赢得转机?不管“双反”税率为多高,它对中欧光伏行业到底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本期专题,我们将共同来探讨这些问题。

鉴于此案涉及中国200多亿美元的对欧出口及上千家企业的生存和40多万人就业,中国官方一直呼吁通过对话磋商解决这一贸易争端。欧盟成员国曾于5月下旬就该案进行投票,包括德国、英国等在内18个成员国反对对华征税,仅有4个国家表示支持,另有5个国家弃权。[阅读全文]

欧盟“双反”正式落地
中欧较量刚刚开始——Solarbe双反专题

当地时间6月4日,欧盟委员会公布对中国光伏产品反倾销调查初裁结果,决定从6月6日至8月6日对涉案中国光伏产品征收11.8%的临时反倾销税,如果期间双方未能达成新的和解协议,自2013年8月6日起,反倾销税率将升至47.6%。至此,“双反”正式落地,围绕这次贸易战人们有很多疑问,为何欧盟成员国大都反对,“双反”还得以成立?中国政府又该采取怎样的报复措施,以期能够在8月初或“终裁”前赢得转机?不管“双反”税率为多高,它对中欧光伏行业到底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本期专题,我们将共同来探讨这些问题。

鉴于此案涉及中国200多亿美元的对欧出口及上千家企业的生存和40多万人就业,中国官方一直呼吁通过对话磋商解决这一贸易争端。欧盟成员国曾于5月下旬就该案进行投票,包括德国、英国等在内18个成员国反对对华征税,仅有4个国家表示支持,另有5个国家弃权。

11.8%仅是欧盟对中国光伏产品反倾销的临时税率,两个月后中国光伏企业需要面对的是最高67.9%的巨额税收。6月6日,国内多家光伏企业披露了8月6日之后可能面临的更高额的反倾销税,英利最低,为37.3%;旺能光电最高,达到67.9%。目前正陷入债务危机的尚德、赛维等均高于47.6%的平均税率。

8月6日开始对各个公司实施关税税率,这些公司配合欧盟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如图:

企业:初裁结果好于预期
企业:初裁结果好于预期

这一初裁结果被业内人士解读为要好于此前预期,至8月6日前的两个月时间是谈判关键期,如果协商一致,欧盟委员会仍有可能在半年之后的终裁中撤销临时关税。一位券商分析师表示,11.8%的结果明显好于预期,尽管这一税率水平可能仅维持两个月,但给中国政府及企业界进一步争取谈判空间,最终达成和解仍留下了想象空间。

光伏巨头英利称,若两个月后,中欧未能达成解决方案,8月6日到12月的最终裁决期间将被征收37.3%的反倾销税,该税率是所有中国光伏企业中最低的。英利CEO苗连生表示,“我们对于此次欧盟征收的临时反倾销税表示遗憾。惩罚性关税——无论处于何种水平,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光伏产品价格走高,且造成欧洲太阳能产业停滞。因此,我们鼓励中国和欧盟委员会重启谈判。”

另一家公布数据的天合光能被征收的反倾销税率为51.5%。“天合光能未向欧盟倾销,我们对初裁结果表示反对。该裁决将不可避免的损害欧盟的太阳能市场,并对全球太阳能市场的利益带来损害。”天合光能欧洲区域总裁Ben Hill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被征最高税率的旺能光电是一家台资企业。旺能光电总经理施尚林确认了旺能光电被征收了67.9%的反倾销税,但是令他不解的是,该公司在欧洲市场几乎没有业务。“我们是台资企业,上周末刚刚并入中国台湾地区的光伏巨头新日光,总公司那边可能涉及到欧洲的业务,但是在内地的公司几乎没有。”所以对于这一次被“随机”选中调查,又被征收这么高额的关税,施尚林也感意外。他同时表示,“由于涉及业务较少,这次欧盟‘双反’对公司的影响并不大”。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欧盟反倾销立案的134家中国应诉企业名单中,有6家强制应诉企业,分别为英利、尚德、赛维、锦州阳光、晶澳和旺能光电。接到调查通知后,“我们也是积极配合,如实上报了相关情况”,施尚林介绍说。

商务部一日三反欧盟初裁
商务部一日三反欧盟初裁

我国商务部6月5日三次就此紧急表态,坚决反对欧方滥用贸易救济措施和不公正的征税措施。

6月5日上午10点29分,商务部网站发布“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就欧盟对华光伏产品反倾销初裁发表谈话”,称欧方执意对中国输欧光伏产品采取不公正的征税措施,中方表示坚决反对。沈丹阳同时表示,中国政府已启动对欧盟葡萄酒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程序;上午11点33分,商务部网站发布“商务部启动对欧盟葡萄酒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程序”的新闻稿;下午3点半,商务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沈丹阳在会上重申,中国坚决反对欧方滥用贸易救济措施和不公正的征税措施,并希望与欧盟继续通过谈判、磋商解决贸易争端。

“我们希望欧方进一步拿出诚意,进一步展现灵活性,在未来的两个月中尽快与中国业界切实坐下来好好谈,通过磋商找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合理的、双赢的方案。”沈丹阳指出。

商务部进出口公平贸易局副司长刘丹阳回应称,启动葡萄酒“双反”调查并不是针对光伏案的报复措施,而是“根据国内葡萄酒产业申请以及中国相关法律和程序开始的正常贸易调查”。

由于在8月6日之前,双方还有谈判协商的可能性,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中国为此准备了包括“一裁两立”在内的反制举措作为谈判筹码:所谓“一裁”就是对原产于美欧韩的太阳能级多晶硅初裁,“两立”则是对进口葡萄酒和汽车反倾销立案。随着对葡萄酒的“双反”调查启动,后续反制措施如何实施仍值得关注。

2013年6月3日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约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通电话。李克强表示,中国政府高度关注当前中欧关于光伏产品的贸易争端。此案涉及中国重大经济利益,如果处理不好,不仅会严重损害中方利益,也必然会伤及欧方利益,影响中欧合作大局。中方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滥用贸易救济措施,坚决维护中国的利益。希望双方通过对话磋商解决贸易争端,而不是打贸易战。贸易战没有赢家。

初裁结果公布之后,6月7日,李克强在考察邢台光伏企业晶龙集团时表示,除了稳住国际市场,重要的是启动国内市场,消化产能。国家制定了促进光伏发电的政策,包括发展分布式光伏发电,鼓励单位社区家庭使用光伏发电装置,给光伏发电电量补贴、税收优惠,电网为光伏发电并网提供便利。

考察时,有企业负责人对李克强说,我们知道您做了默克尔、巴罗佐的工作,欧盟在最后一刻将临时反倾销税从47.6%下调到11.8%。李克强表示,成效是有的,但谈判没有结束。我们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希望企业和政府一起做好工作。

曾是路透社记者、现在人在上海的道格扬在《南华早报》撰文称,欧盟此次未按47.6%征税是中欧对抗一年多后的理性声音,德国总理默克尔显然在背后做了工作。他预测中国有可能会在未来一两周内向欧洲派团,进行一系列认真谈判,虽然中国未必会迅速减少对光伏产业的补贴,但中国企业有可能提价到与欧美对手差不多的水平。他还预测,双方谈成的可能性是70%—80%。

德国《科隆城市导报》则认为中国将为挽回面子不惜一切代价,中欧会陷入相互报复的恶性循环。文章说,现在还有醒悟之机,柏林必须做反对欧盟错误的“神风特攻队”。德国经济部长罗斯勒尔5日称,在与中国谈判规避贸易战的道路上,布鲁塞尔还有选择。

《华尔街日报》表示,到今年底,德古赫特的关税计划可能面临被成员国否决的尴尬。因为届时此提案将拿到欧盟理事会表决(欧盟主要决策和立法机构),如超半数成员国反对,关税案取消。

中欧的贸易较量
中欧的贸易较量

欧盟对华光伏“双反”初裁极具戏剧性,在初裁到终裁期间征收不同的税率,这一点与美国不同,也说明其实“双反”的最终税率弹性很大,可以在是与否间取舍,更可在高与低间选择。本刊认为,欧盟对华“双反”最终不会被取消,但税率会维持在11.8%—47.6%之间,这样的幅度中国和欧盟都有台阶可下。

不管是政治问题还是贸易纠纷问题,“中国式抗议”早已黔驴技穷,抗议必须用拳头说话。此次“双反”,欧盟委员会倍感压力,嘴上虽强硬心里早已服软,给中国政府和企业斡旋预留了余地。因此,中国政府和企业一定要抓住机会,政企联动,向欧委会说不。

美国和欧洲对华光伏“双反”相继成立,企业层面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只是中国政府应对措施欠妥当。准确的讲,欧盟“双反”一波三折,欧委会面临的主要压力是本地区各成员国和光伏企业,中国政府所出台的强硬措施未能走出发言人的悠悠之口。以战止战方能逼退“双反”,中国政府在欧盟宣布对华光伏“双反”之时就应该宣布对欧反倾销调查范围,做到你调查我调查、你初裁我初裁、你判决我判决,此时采取强硬手段颇有逼上梁山的感觉。

中国应该采取何种措施挽回颓废败局呢?笔者认为,“一反、二谈、三游说”可将欧盟对华光伏征收的税率稳定在最低标准。

“一反”是指反倾销,加快对欧反倾销力度。中国拿欧盟的葡萄酒开刀,它的贸易量虽只相当于中国光伏产品向欧洲出口额的大约1/20,但它首先打击了法国、意大利等支持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调查的国家。同时,中国还应该尽快宣布对欧洲汽车行业的反倾销调查,不管最终能否成型,谈判之前的高压姿态不可少,这是逼迫欧盟在光伏方面让步的重要前提。

“二谈”是指与欧盟委员会和EU ProSun继续谈判,两者目前都面临很高的压力,此时谈判可给其一定的下台阶,相信谈判效果会好于之前。

“三游说”是指继续游说欧盟各成员国、光伏企业以及行业协会。作为一个特殊的国家联合体,欧盟在贸易领域利益构成十分复杂,多层治理现象明显。中国企业应充分利用这一特点,利用越来越多的海外企业、媒体和智库等力量,以更好应对“双反”。

对欧洲来讲,将中国光伏产品挡在门外,对其装机总量会产生伤害,这种伤害同样是小幅度的。欧洲光伏需求容量正在萎缩,原因是补贴政策的下调,廉价的“中国制造”无法决定欧洲市场装机规模。以美国和日本为例,美国光伏市场在2013年将显著增长至4.3吉瓦,较上一年增长近20%;日本今年很可能将超越德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需求国,装机量约为5~7GW。上述国家要么对华实行了“双反”,要么使用了比例较少的中国组件,但其市场前景却极其广阔。这说明影响各国光伏市场的还是政策的力度大小,与廉价的“中国制造”无关,所以切勿放大中国光伏对欧盟的影响,不要自欺欺人。

本网对全球光伏前景极度担心,并非贸易战影响全球光伏行业发展,而是光伏行业泡沫化严重,实际竞争力低下。具体来看,全球光伏行业面临两方面的错位。

成本与补贴存在逻辑颠倒。光伏组件企业的生产成本已经下降到顶点,目前,只有提升组件价格才能恢复企业的盈利能力,这也是“洗牌”的最终结果。但包括中国、欧洲在内的主要光伏应用市场都在大幅下调光伏补贴,此时组件价格的上涨势必会大幅降低电站项目的盈利能力,降低投资者热情,反过来又会影响全球光伏市场的总体规模。所以,要市场规模企业就无法要效益,要效益企业就不能渴望装机量抬头,这两者显然不能够舍其一,这种逻辑“逻辑颠倒”注定全球光伏暂时只能小规模应用。在现行价格下,光伏企业能够做到向成本要效益,行业发展步调或能大幅加快。

此外,光伏应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存在“逻辑颠倒”,这也是很可怕的。发达国家经济实力薄弱,在光伏应用方面沦为弱势,说明政策驱动策略在发达国家已经被发挥到极限,这些国家不愿意再拿出过多补贴留给光伏发电,相应的市场驱动阶段没有到来,装机量的下滑便是必然的。反观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经济实力偏弱,光伏产业起步较晚,还有一定的耐心和好奇心来推广,一旦几年后热情减退,新兴市场就是下一个传统市场。笔者这种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这种周期的出现不超过3~5年,新兴市场又能坚挺多久呢?当然,如果光伏行业在新兴市场走下坡路之前,在成本和技术上出现质的飞跃,或可避免这一尴尬。笔者同样认为,这一概率出现的可能性非常小,全行业短期内已经没有能力和财力去进行科技创新。

新兴市场潜力巨大,却不是中国光伏企业的救命稻草。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目光转向日本、澳大利亚、南非等国家,这些需求量本就不算大的市场会迅速饱和,企业恐怕没有几天好日子可过。总之,光伏发电自身目前仍缺乏竞争力,仅靠策略救不了企业,仅靠鼓吹更救不了行业。

“光伏杀手二世”——德古赫特
“光伏杀手二世”——德古赫特

早在2010年,文质彬彬的德国环境部长Norbert Roettgen 执意扼杀光伏,大幅度削减光伏补贴,对德国企业造成严重影响,Norbert Roettgen 也因此被指责为“光伏杀手”。此次欧盟一意孤行,不顾多数成员国反对,对中国光伏产业进行打压,再度扮演了“光伏杀手”的角色。

德古赫特,男,1954年生,比利时人,现任欧盟贸易委员。之前,当过欧盟发展委员;再之前,还当过比利时外长。

2012年9月6日,德古赫特偏听偏信“欧盟支持太阳能联盟”的一面之词,宣布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接下来,中国政府和企业的代表反复找德古赫特及其手下磋商,证据出示了许许多多,劝说欧方不要对中国出口欧盟的光伏产品征收反倾销税。代表欧洲数百家光伏产品消费类企业的行业协会——“欧洲平价太阳能联盟”也通过各种渠道向德古赫特传递信息,反对他对中国的光伏产品征税。

可是,德古赫特偏偏听不进这些不同意见。5月8日,他正式提交书面建议,拟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平均47.6%的临时性关税。同日,他还将这份意见书分发欧盟27个成员国,征求它们的意见。

再接下来,中国政府和企业的代表又找德古赫特及其手下磋商,“欧洲平价太阳能联盟”又一次表示反对。更重要的是,欧盟27个成员国对德古赫特建议书的态度是:18国反对、4国支持、5国弃权。

但德古赫特还是一意孤行。6月4日,他在布鲁塞尔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从6月6日起,欧盟对产自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及关键器件正式征收临时反倾销税。

德古赫特真是太固执了。按他自己的说法,他的职责是保护欧洲经济。由此看来,若想转变他的固执态度,中国的反制措施力度必须大,必须达到影响欧洲经济的程度。否则,德古赫特仍将我行我素,错误地以为惩罚中国企业就是保护了欧洲经济。

欧盟对华双反事件回放

2012年9月25日

EUProSun向欧盟提起申诉,指控中国的光伏企业获得政府补贴,并要求对其产品征收惩罚性进口关税。根据规定,欧盟将在45天内决定是否立案。

2012年11月8日

欧盟正式启动对华光伏产品反补贴调查。

2013年2月28日

欧委会发布公告称,基于欧盟光伏玻璃协会的申诉,对原产于中国的光伏玻璃发起反倾销调查,涉案光伏玻璃为碱石灰平板玻璃,具有铁含量低于300ppm、太阳透射率在88%以上等特性。

2013年3月6日起

欧盟对产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实施进口登记。

2013年5月22日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发表声明称,机电商会代表中方业界向欧盟委员会提交价格承诺谈判方案,但欧委会直接回绝了方案,也未回应谈判工作组提出的问题和解释。至此,中欧围绕欧盟对华光伏“双反”的价格承诺问题首轮谈判宣告破裂。

2013年5月23日

中国商务部率团紧急赴欧,向欧委会就价格承诺问题再次进行磋商。

2013年5月24日

欧盟成员国内部拟就欧委会对华光伏征税建议案投票表决。最终,有至少14个国家反对对华光伏“双反”议案。

2013年5月26日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访问德国时强调,近日欧盟拟对华光伏产品和无线通信设备产品发起“双反”调查,中国政府表示坚决反对。欧盟滥用贸易救济措施只会向外界发出贸易保护主义的错误信号,给双方企业、产业和就业带来不利影响。我们希望通过对话磋商妥善解决问题,而不是打贸易战。

2013年6月4日

欧盟委员会宣布,欧盟自6月6日起对产自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及关键器件征收11.8%的临时反倾销税。如果中欧双方未能在8月6日前达成解决方案,届时反倾销税率将升至47.6%。

图解:欧盟对华双反损人不利己
欧盟对华双反损人不利己

欧盟的态度为何会如此强硬,征收高关税为何是对中国企业的致命打击,为什么说欧盟此举是“损人不利己”,我们来了解一下。

欧盟对华光伏案很可能掀起一场中欧贸易大战。这对双方都是巨大损失。在中国总理已经抵达欧洲之际,这场由“少数”搅乱“大多数”的较量,并没有平息的迹象。

这是一场中欧较量,也是欧盟内部两种力量的互搏。

只有区区45家企业参与的一个所谓欧洲光伏产业联盟,是向中国征税的坚决推动者。这场纠纷,最早其实只是由一家德国企业发起的。之前在美国的诉讼也是它的杰作。

天平的另一边,则是至少几百家欧洲企业组成的另一个联盟。他们啸聚一处,游说欧盟委员会,力陈向中国征税将会给欧洲更多企业带来灾难性影响,也会让欧洲老百姓多掏钱。

但欧盟委员会似乎不想把道理简化到这么清楚。“少数服从多数”的人类常识,在它的地界上无效。它的贸易专员德古赫特,是个对中国光伏业极其缺少好感的人。他迄今为止在此事上所做的一切“冷静”判断,都是一种冷酷的赌博:用高额征税打垮中国光伏业,体现欧盟的存在感,换取“更多的东西”。

它换来的,首先却是德国的“反水”。德国副总理最近刚刚表态说不希望向中国光伏企业征税。但欧盟无动于衷。在柏林与布鲁塞尔之间,似乎隔着一道坚硬的冰栅栏。

更早前,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经与中国领导人达成了“对话解决”纠纷的共识。默克尔的表态,显然没有打动欧盟,而是“打”了欧盟一激灵。德国固然是欧盟内最有力的发言者之一,但欧盟似乎像个有逆反心理的青春期男孩,你越让我去对话,我越得来点儿“横”的。

欧盟的这点儿事,却可能坏了中国光伏业的大事。欧美市场一旦连续失守,中国光伏企业只好退而求其次,寻觅次一等级的市场。而印度等光伏业后发国家,也正虎视眈眈地拿起贸易保护大棒。

中国主要光伏企业都是民营企业。其中有的企业被地方政府强力扶持过,现在却基本散摊子了。尚能扛住危机的几家,恰恰是独立生长起来的那几家。跟欧美的较量与斡旋,还可能持续很长时间。跟怪脾气欧盟委员会打交道,更得有足够的“秋菊式”的硬朗与韧性。

中国光伏业自身的路径反思与竞争力再造,则是这场风波带来的最大收获。

用政治家的视野来看,浩瀚的太平洋能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能见证中印两个大国的握手,广袤的欧亚大陆也应能串联起中欧两大经济体的发展活力。但这个世界又不都是由政治家来决定的。有时,麻烦,会由某些刻板或有局限的贸易规则来制造,会受比灵魂还深刻的利益来左右。

这正是这场光伏之争,一时出现了“少数”搅合“大多数”局面的根本原因。

它若能按照“大多数”所期望的公平原则得以妥善解决,最好。它若最终滑向贸易战的深渊,也不出意料。而那时,就到了要由政治家们来力挽狂澜的时刻了。

虽然说,这次中国光伏企业可能会遭受重创,但是,舆论也认为,欧委会的这一做法是损人不利己。因为中欧光伏产业早已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共生格局。那么,具体来说,惩罚中国的措施会为欧洲带来什么呢?

首先,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将得不到来自中国的物美价廉的光伏产品,必须要购买本地生产商生产的高价格产品,而高价格将导致消费市场的萎缩,位于产业链下游的经销商利益必然受损;其次,那些从事设备安装、售后服务的商家也将失去市场;至于产业链的上游企业,由于中国光伏企业的倒闭,原料供应方的原料、设备生产商的设备也将无法再出口到中国。

表面上看来,双反政策有利于欧洲本土的光伏产品制造商,貌似他们可以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不过,仔细想一下,整个市场的规模缩小了,欧洲制造商真的可以改善他们的业绩吗?对此,所有人都是持一个疑问的态度。

事实上,许多欧洲光伏产品制造商并不赞成欧盟的双反调查,他们还专门组织了一个联盟,叫做欧洲平价太阳能联盟,并通过这个组织表达他们的不满。最近,欧洲平价太阳能联盟(ADASE)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引用了许多具有说服性的数字,这些数字来自于欧洲独立的研究机构——预测研究所的一份调查报告:如果欧盟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20%的惩罚性关税,征税后的第一年,欧盟将损失11.56万个就业岗位,欧盟企业将损失47.4亿欧元附加值;征税的前三年内,欧盟将损失17.55万个就业岗位,欧盟企业将损失184亿欧元附加值;如果征收60%的惩罚性关税,征税前三年内,欧盟将损失24.2万个就业岗位,欧盟企业将损失272亿欧元附加值。欧洲平价太阳能联盟委托的律师表示:“(向欧委会)上诉的欧洲光伏产业联盟在给欧盟提交的文件里指出,他们涉及到6700到8500人的就业,但和制裁一旦决定后将影响到24万人的就业相比,就能看到巨大的差距。”

既然欧委会的抉择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么为什么一定要一意孤行呢?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冯雷看来,“前沿的、高端的一些产业,在这些产业上,欧盟以及其他一些发达国家是相当敏感的,当你在这些产业上向它的竞争力、向它的产业实力进行挑战的时候,它就会更加敏感。所以,在这些制高点上的争夺将来会非常激烈的。”

反观中国光伏产业,现在中国的光伏产业产能是50G瓦,而全球只需40G瓦,产能严重过剩。从2007年开始,中国太阳能光伏产量已跃居全球第一,至2011年的5年间继续翻倍增长。据统计,2008年,中国的光伏企业还不足100家,经过几年快速发展,至今已膨胀至500余家,过剩的产能使整个行业步入寒冬。

所幸,新能源是中国,也是全世界清洁能源发展的明天。去年9月,中国发布《太阳能发电发展“十二五”规划》,《规划》提出,到2015年底,中国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100万千瓦以上,这意味着未来两年光伏发电装机容量有望扩大6倍左右。中国光伏产业在面临来自欧盟的伏击后,仍有国内市场作为支撑。

更多关于光伏双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