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名家专栏 » 曹宇 > 正文
高纪凡:中德光伏企业都需要反思——《光能》杂志专访天合光能高纪凡
发表于:2012-10-12 10:19:20
美国“双反”初裁刚刚落幕,欧盟对华光伏反倾销立案又接踵而至,印度也相继效仿,腹背受敌的中国光伏企业处于冰河时期的窘境,困难重重。

天合光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纪凡近日接受《光能》杂志主编曹宇的专访,就光伏行业目前的困难形势,如何抵抗行业风险等问题进行了交流。
       高纪凡

            图:天合光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纪凡

曹宇:高总您好。现在大家都在说双反,但实际上即使没有双反,我们的光伏企业也很困难。从我们2004年发展到现在,我们共同经历行业从好到不好,不好的时候一直在等待。但我们发现,现在光伏还不是必需品。这是让我们光伏企业头疼的问题。行业2008年的金融危机,现在的欧债危机,都不是从我们的行业爆发的,而是从整个市场的经济形势产生的。您是怎么看待的?

高纪凡: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讲吧。现在的光伏行业,我们除去外部贸易保护的情况来看,现在这个行业处在一个充满挑战的阶段。这个挑战阶段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我觉得光伏是不是一个必需品的问题也好,全球节能减排也好,低碳发展也好,这个一个战略全的问题。所以发达国家比如欧洲计划到2020年,减排就是他们明确的目标。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你们也知道2020年整个低碳能源占15%。不发达国家像非洲这些地方,实际上现在他要发展起来,他要发展能源,而且他没有电网,太阳能发电已经比柴油机发电更便宜了,他用太阳能为主体,加上传统能源,比如柴油机或者其他发电结合起来,构成一个绿网就已经够了。所以太阳能发电,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将成为未来能源的一个发展方向。

这个局面实际上全世界都出现了。你刚才讲到的三个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行业的增长,就说他的潜力,是毫无疑问的。这个行业你看,2010年全球大概是18个吉瓦,2011年27个吉瓦,去年还增加了差不多10个吉瓦,今年可能增少一点3个吉瓦差不多,明年还能增5个吉瓦。行业的整个量没有萎缩,他是在增长的。原因是2010年的过度投资造成的,当年的投资超过了100%到150%,整个供需关系失衡了。

一般来说一个企业,市场竞争或者取得客户。从三个方面入手:第一个,靠我的品质性能比较好;第二个,靠我的服务比较好;第三个,靠我的价格比较便宜。但是大量的企业,唯一的手段就是是价格比较便宜。导致性能也不好,服务也不好。如果一家企业没关系,如果若干家企业都是说我价格便宜,这样的话就导致价格大幅度下跌。大幅度下跌导致什么问题呢?就是客户说昨天谈论的价格今天市场又便宜了,我就等一等。企业生产又不能停下,他想尽快卖就是低价,所以就导致了恶性循环下降。

去年一季度到今年的第二季度,每个季度的价格下降都是在百分之十到十五。你想,一个行业吃得消每个季度都十到十五的稳步下跌么。所以导致了大量的企业的亏损、库存的亏损,所有都在亏损。这样的话,整个行业对价格完全是没有底线的。

曹宇: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定价权,或者是抗衡价格下跌的能力对吗?

高纪凡:不是的,这个话讲得还不清楚,什么叫定价权、跟着谁走?因为一个行业的定价权是客户、供应商、行业之间的。这个定价权是在我们自身行业之间的。并不是真的说客户造成的,是由于过度竞争造成的。

曹宇:高总您刚才也提到了中央调控的问题,现在其实国内能源局相关部门也会参与,比如说保持电价几年不变,提高安装量的问题。但是怎么解决做电站不赚钱的问题,包括电力企业还有总电企业,大家做电站越做越赔钱,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您觉得在中央这个调控上,应该怎么去改进一些?


高纪凡:我觉得两个方面,严格上讲,如果中央政府能够把一块钱的电及时发放给发电企业,现在做电站的开发、电力公司和电站营业的公司,是有合理回报的。第二点就是社会责任,国家能源局推动太阳能上网做了很多积极的贡献。但是现在也有制度的障碍,有些障碍是客观存在的,有些障碍是主观的,但有的障碍是主客观来合在一起的。当然,现在最大的障碍,还是电网的问题。

因为太阳能阳光资源丰富的地方基本上都在西部省份,而西部省份基本上都是消纳电比较少的地方,用电的负荷基本在中部和东部地区。而现在整个的高压和超高压的电网,实际上中国还没有建,有一部分现在还没建成。所以这个问题就导致了,不仅是太阳能发电,所有的中国能源都有这个问题。

前两年每到夏天,东部地区总要拉闸限电,西部地区的电卖不出去。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当然这个是客观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客观存在以后主观应该尽快去解决。这个结构并不是说一定影响了太阳能发电的上网,包括太阳能和天气有关的间歇性问题。不像是核电和火电这么稳定。也有很多人说这个对电网有影响。我不认为这样,我认为倒过来思考比较好。

德国太阳能的装机量,去年年底已经达到总装机的25%,今年要太阳能超过30%的总装机量。中国去年是千分之六,今年大概是1%多一点,德国是30%我们是1%。人家德国没有说由于太阳能上网以后,哪个家庭没电用了工厂没电用了,人家电网照样稳定共给,老百姓没受影响。

原因是什么?人家有建立非常好的智能电网。中国的电网我觉得要尽快升级,虽然国内有2015年的计划、2020年的计划。我认为太慢了。中国电网应尽快的智能化升级,不仅是主网站、客网站,在智能化升级中间,会带来新的产业发展机遇。因为智能化需要大量的新的技术,尤其技术实际上在全球是有先例的,不是说这个前无古人,没有任何的东西可借鉴。

国外的网可能生产比例很高,我们完全可以做到。而且通过这个可以带动整个太阳能产业、风能以及其他智能化的发展,多好的事情。所以一句话还是做,现在有点障碍、有点困难。我认为不要怕,核心问题是我们一定要干。就是说,资源能力投进去了就能干长,所以这里面就是先有鸡先有蛋的问题了。

我认为首先要定战略。中国2015年的目标,最早还是定10吉瓦,现在调到21吉瓦,我个人认为这目标太低了。我个人认为2015年应该定到50吉瓦。中国这样的国家,一年装15个吉瓦完全应该。所以按照这个速度,如果能够定到一年15个吉瓦,我觉得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第一个就是战略目标,自然而然整个的导向就清晰了。实际上从各个角度看,还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核心问题,你先把大的方向定了,各方面看法只有消除,大家就去努力了。什么事情说全看清了再做就太晚了。只有大方向定了以后就去做。做完了自然会有结果出来。而且假定定了15个吉瓦的量,我认为贸易保护的程度会消除,为什么?人家都想到你这个市场来干活了,对吧。中国变成全球第一大市场,而且占全球市场可能是三分之一或者40%的时候,德国人、欧洲人他们尽可能要到中国开分公司了,要到这里来找生意了,他们就不会再给你搞反倾销了。所以中国定高目标是一个战略性的价值。

曹宇:高总您觉得咱们中国的企业跟德国同行比,尤其是SolarWorld这样的企业,有没有办法达到一个平衡。我觉得这样不是一个正常的模式,您怎么看?

高纪凡:可以这样讲,我觉得可以做。因为中国的企业和德国的企业,乃至欧洲的企业之间,从现在来说达到一定程度对抗的概念,最终走到一个共同发展的道路,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曹宇:他们在2010年就开始告我们,当时并没有通过,您怎么看这件事?

高纪凡:实际上现在我们今天的宣言也讲了这个事情,比如说德国的企业、中国的企业,各有优势对不对。所以能够大家通过合资合作的方式,不管在欧洲市场、在中国市场、乃至全球市场,我觉得应该能够找到共同发展的价值点。而且我是要推进这件事情的。

曹宇:每次都是SolarWorld一家带头,然后牵动中国上百家企业去跟它周旋。像您刚才说的劳民伤财。我觉得如果这次他不成功,没有提上议案,那可能明年后年,还会再去提这个申诉。那我们中国难道一直要这么跟着他们去做吗?

高纪凡:我想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在这里面我觉得中德两边企业都要去反思,找到两国企业合作的一种模式。这是企业要去做的。我相信,通过这件事情以后会是个契机。所以中欧、中德企业之间,会有更多合作的机会。第二个我认为环境也在变化,最开始是欧盟市场独大。从刚开始独占市场百分之八九十,今年可能占比到百分之五十几。随着这几年中国政府的支持,一下子把中国市场造成15个吉瓦。我相信,大量的欧盟企业想进中国市场,自然而然它也要找中国企业来进行合作。所以思维在变、环境在变,我觉得合作有机会。

虽然现在当然有点距离,相互对抗的氛围在这里。但是我觉得,很多事情变化很快。企业为了自己的生存发展,理论上说也是希望能够合作的。上次我在会上,跟默克尔总理也讲了,我们希望跟德国企业进行广泛合作,在欧洲和在中国。因为太阳能实际上还处在一个从原来比较需要大家扶持关爱,走向主流能源的过程中间。但是毕竟来说,对全人类的整个环境、整个生态,能源去改变肯定是有好处的,这一点大家是有共识的。搞这个行业的人,大部分都有这个情节在里面。和其他的行业有点不一样。我觉得应该不是说中间有很厚的障碍,也就是一层纸的事情。当这层纸捅破了,也许我想是可以做到的事情。

曹宇:高总我想问一个国内市场的问题。昨天某家电力公司,他在做的电站检测了几家公司的电池片,其中80%的组件都是B级片,天合作为业内的领袖,怎么去带头维护国内市场的秩序?不然几年后,国家制定政策以后,然后发现做的电站都会有质量隐患的,您是怎么看的?

高纪凡:我想你讲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不是说中国做太阳能电站没有经验,去年下半年才开始对不对,现在是一年的时间。中国有很多最低价中标的导向。导致了这个行业只问价格不问质量,而且倾向比较严重。当然这个事情肯定会对这个行业造成负面的影响。最后影响到太阳能的产品不行,不是某个企业不行。对整个媒体、大众来说,搞不清到底哪个企业。

我讲一个故事吧。好多年以前也是太阳能行业,美国屋顶的太阳能烧起来了,烧起来以后美国整个州把太阳能停掉了,为什么?他说太阳能会烧,把房子烧起来了。但是是一家公司品质不行烧起来了,最后这个行业就没了。所以尽快阻止低品质的东西进入市场,我觉得这是一定要做的。

国外比较简单他有评级。因为大部分行业都有评级,比如国外有金银铜,即高等级的拿到银行贷款,低等级的拿不到银行贷款。很简单了,所以好的东西就自然能发展,低品质的就自然没有人要。所以中国尽快建立评级制度,但是中国的制度又含有一些不规范的东西。建立真正的评级制度,中国的银行可以去做,银行与银行联合起来做一个评级制度。国外就是,像德意志银行、意大利的银行,他们都有评级制度。相互之间可以借鉴,就知道像天合是金等级的,最好。贷款肯定没问题,有些不好的,比如铜铁,都有黑名单的。这样的话就好了。中国尽快的银行系统建立评级制度,银行是实际最终承担风险的人。中间人都可以卖的,银行一贷款15年,最后换不了钱也是银行的事,银行会倒闭。所以银行应该建立评级制度,保证好的东西进入市场,不好的东西阻止在外面。

采访结束,操着一口浓郁江苏口音的高纪凡依然眉头紧锁,那是关乎整个行业安危的蹙眉。最后高纪凡表达了对光伏行业的情怀,“十年、二十年之后,我能够在某个决定性的阶段做出了贡献,我觉得这是我老了以后,生命之中的一个价值。”历史都是后人写,千秋功过,谁曾与人评说?年近半百的汉子奔波于各大论坛,发出挽救中国光伏的宣言。星星之火尚可燎原,相信高纪凡的努力不会白费,光伏行业的明天就在不久未来。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世强
三菱
保威
新风光
  • 日榜
  • 周榜
  • 月榜
投稿与新闻线索联系:010-68027865 刘小姐 news@solarbe.com 商务合作联系:010-68000822 media@solarbe.com 紧急或投诉:13811582057, 13811958157
版权所有 © 2005-2021 索比太阳能光伏网  京ICP备10028102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证120154号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亦庄经济开发区经海三路天通泰科技金融谷 C座 16层 邮编:102600